养蜂业的兴起与发展

    养蜂业的兴起与发展

    远古时期,人类的祖先从黑熊猎食野生蜂巢的行为中受到启迪,学会了猎取野生蜂巢中的蜂蜜和蜂蜡,供食用和祭祀。进入渔猎时代,人类学会了用竹丝或藤搓绳,并利用此绳索、做成绳梯,下悬到山崖或攀爬到大树,从岩穴、树洞或树梢上寻找蜂巢。其后,逐渐记住了一些野生蜂巢的处所,刻以标记,定期去采集。古代人类不仅发现了蜂蜜是唯一的甜味来源,还知道蜂蜜具有医疗作用,也可以制酒;蜂蜡可以照明。在公元前2600年,埃及第五王朝的寺庙里,遗存有刻着养蜂人向蜂窝吹烟驱蜂的浮雕,这是世界上最早饲养蜜蜂的史实。

    公元前2400多年,当时古埃及的养蜂人就已经懂得带着豢养的蜂群“逐花蜜而居”,转地放养,以增加蜂蜜的产量。进入农牧社会后,人们把附有野生蜂窝的树段砍锯回来,搬到住所附近,无需管理,任其自生自灭,让蜜蜂生活在半野生状态,以方便采集蜂蜜。逐渐地,人们又学会了使用各种容器,如木桶、陶罐、笆篓等收容蜂群,天长日久就把蜜蜂从野生状态驯养成家养的昆虫。后来,各种新式蜂箱、蜂具的发明和生产;使用和管理技术的不断革新,使养蜂业无论在规模或收益等方面都在蓬勃发展,成为现代生态农业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欧洲是人工养蜂较早之地。古希腊雅典的政治改革家和诗人梭伦(Solon,约公元前630-约前560),在公元前594年出任雅典城邦第一任执政官时期制订的法律中,就有“新建蜂场不能建在原有蜂场的300码以内”的规定。说明当时的养蜂业已相当普遍。

    我国也是养蜂古国,养蜂记载颇多,现仅摘述几则于下:我国先人们驯养蜜蜂,较之驯养鸡、鸭、鹅、狗等动物要迟得多。这可能是由于人们在狩猎中击毙了那些动物的父母,然后把幼禽或小兽捕捉回家,逐渐驯化;但是由于蜜蜂是群居的昆虫,故无法将幼蜂带回驯养。经过我国昆虫学界泰斗周尧教授(1912-2008)的考究,在3600年前殷商时代的甲骨文中就已经有了“蜜”字和“蜂”字。至于这个“蜜”是来自野蜂,还是已被驯养的家蜂,就无从查证了。中国古代一部重要的典章制度书籍《礼记·内则》云:“子事父母,枣栗饴蜜以甘之。”说明早在2300年前,甜美的蜂蜜就被用于孝敬老人和长者。

    越国著名政治家范蠡(约公元前536-前448年)尽其全力侍奉越王勾践(公元前496-465年)治国用兵。在灭吴雪耻后,他功成身退,结庐而居,道德经商,著书立说,被后人尊为儒商之鼻祖。在他的著作《致富全书》中,就记有养蜂、采蜜、收蜂、驱害等方法,说明我国早在2500年前就已经掌握了基本的养蜂技术,并指出了养蜂致富之路。西晋医学家皇甫谧(公元215-282)撰写的《高士传》中,收录了91位高士的传略。所谓“高士”,指的是志趣、品行高尚出俗之士,多指隐士。其中,第88位记载的是东汉桓帝延熹年间(158-167年)汉阳郡上邦县(今甘肃天水)名士姜歧,“隐居以蓄蜂”,为中国养蜂之始,并被公认为是我国古代养蜂第一人。姜岐不仅自己爱蜂、养蜂,还招收学徒传授养蜂技艺,先后达300余人,说明这时已经出现了人工养蜂和以传授养蜂技术为职业的专业养蜂人员。

    西晋文学家张华(公元232-300)编撰的《博物志》中,也有我国家养蜜蜂的确切记录。到了唐宋之际,养蜂已能盈利。大约到了宋代后期,就逐渐走向普及了。宋朝罗愿(1136-1184)撰写的《尔雅翼》,记载了蜜蜂的种类及蜜的色、味与蜜源植物的关系;而清朝郝懿行(1757-1825)的《蜂衙小记》,则是我国最早的养蜂专著。书中关于蜜蜂的形态、生活习性、社会组织、饲养技术、分蜂方法、蜂蜜的收取与提炼、冬粮的补充、蜂巢的清洁卫生以及天敌的驱除等,都有所叙述。

    至于我国将蜂蜜作为药用,始载于中国现存最早的药物学专著《神农本草经》(简称《本草经》或《本经》),成书于东汉年间(公元25-220年),由于并非出自一时一人之手,故撰人不详。在《本经》中,蜂蜜又被称为“岩蜜”、“石蜜”、“石饴”、“蜂糖”,被视为珍贵的上品,是一种身份的象征,奢华的体现。例如,从商周时期开始(即公元前17世纪),就有用蜜做蜜栗、蜜枣的记载,而且实际利用蜜糖的时间,肯定比文献记载得还要早。在古文献中常可见到“蜜”多被用作贡品,或是作为国君赐与臣下的赏赐品,或是诸侯国之间互相交流的社交礼品的记载,是“特供”珍品,专为宫廷和贵族享用。三国时期,蜂蜜用于制作清凉饮料和浸渍果品,用于解暑。《魏志·袁术传》记载,三国时代的著名人物袁术(?-199年)称帝后遭众人围攻而惨败,时值盛暑,袁术要喝蜜水而不得,竟被活活气得吐血而死。梁武帝萧衍(464-549年)也有相似的经历,晚年,因口苦而求蜜,结果不得,也忧愤、抑郁成疾。

    直到唐朝,蜂蜜仍是珍稀之物。宰相杨国忠(?-756年)为了取悦杨贵妃,用炭屑混合蜂蜜做成了龙凤呈祥的雕饰摆件,令人啧啧称奇,被视为贵重的工艺品。不过,开创中国近代养蜂事业的先驱,是清末秀才张品南(1879-1927)。光绪21年(1895年)应县试中秀才,后在家乡办学执教,并对养蜂情有独钟。1912年,他赴日本学习活框养蜂技术,回国后,毕生致力养蜂技术的研究与推广,为我国引进了国外的优良蜂种、科学的养蜂器具和技术,在福建福州首创了“三英蜂场”,开启了国产蜂王外销的先例。他的朋友和学生,或受其影响,或受其培训,很多都成为我国养蜂界的前辈名人。

    新中国成立后,十大元帅之首的朱德(1886-1976),在1959年4月举行的第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当选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后,于1960年1月16日给中共中央和和毛主席写了一封亲笔信,提出应加强对蜜蜂的研究和普及(全文见《蜜蜂杂志》2012年6期)。1975年,在西藏自治区成立十周年时,周恩来总理亲自委托华国锋给西藏带去《养蜂促农》彩色科教影片,借以推动西藏的养蜂事业。中国著名的经济学家于光远(1915-)是中国蜂产品协会的名誉会长。他在87岁高龄时还明确指出:“发展蜜蜂产业是利国、利民的重任。”奥地利生物学家弗里施(KarlvonFrisch,1886-1982),1946年因为破解了蜜蜂舞蹈传递食物信息的秘密而获得1973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人们受蜜蜂的启示,将蜂巢这种最节省材料、空间容量最大而又最坚固的力学结构,广泛用于飞机、火箭、宇宙飞船的设计和制造;还复制蜜蜂的视觉导航技能,应用于探测火星无人驾驶飞船的导航。这些都是航天工业不可或缺的重要技术。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10月18日17:35:03